默认冷灰
24号文字
方正启体

第三卷 天才儿子腹黑妈 第86章:容董事长找上门

作者:沈夏树本书字数:K更新时间:
    当年的真相是什么,在陆瑶心里一直是一个谜,她有心问付云腾,却又问不出來,只能假装自己早就忘记当年的疼痛,忘记了一切,也看淡了感情,不在乎7年前容六对她的伤害。当年离开a市时,她是真的万念俱灰,一无所有,若不是睿睿,她都支撑不下去,她又怎么可能真的淡忘了。

    陆瑶沉默着,“当年的事情,我只听容六一个人说,除非他恢复记忆告诉我,否认,我宁愿什么都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女人真是固执。”容老冷笑说,“我这人也有一个坏毛病,人家想知道的,我偏不说,人家不想知道的,我偏要说,当年容六之所以和陈韵如结婚是为了保护你,盛楠曾经是容六的死对头,也曾经抓走过容六,他们之间必死一个,容六在盛楠面前越是表现得在乎你,你死得越快,你懂吗。再加上容元杰和陈韵如从中捣乱,他才想出这个办法拖延时间,盛楠曾经是fbi,反侦察能力过硬,我们实在找不出她的地点,所以也沒办法救你,一直这么拖着到婚礼举行。他的本意是举行婚礼,盛楠相信他所爱的人是陈韵如,盛楠或许会错杀一千不会放走一个人,却肯定会來婚礼现场,我们也布置好陷阱等着盛楠。人算不如天算,许多事情布置好了,也会有漏洞让别人來钻,我们只能做到尽人事听天命,其他的不能保证,若是因为这一点责备容六,那大可不必,虽然我不想替这臭小子说好话,可当年你被抓走,他差点疯狂,沒日沒夜都睡不着,被折磨的人,远不是你一个人。”

    “他失去记忆后,是我们处理不当,因为沒你的下落,我们以为你凶多吉少,所以将计就计,这一点是我野心太大,并不想和当年的陈家敌对,对容氏一点好处都沒有。总之,当年的事情,你要怪就怪我这个老头子野心太大,这和容六一点关系都沒有,你沒必要怨恨他。”

    老头子难得这么心平气和地说一件事,他感觉自己也算是自讨沒趣,说不定容六和陆瑶根本就不需要來调解,他儿子他也了解,总是板着脸,心里就算很在乎,脸上也不会表现出來,总是令人误会。

    他们这么久都沒有结婚的消息,问題肯定在他儿子这边。

    “老爷子,说实话,我真的很感激你告诉我当年的真相,我也选择相信你。”陆瑶淡淡说道,眉目带笑,“这些真相其实对我而言,重要也不重要,当年我怀着孩子离开,一直到生下睿睿,我就已经释怀,虽然偶尔想起來会有点不甘心,会有怨恨,可我从來不敢让睿睿知道我的情绪。当年我和容六在一起,我也很清楚容六和你之间的关系,水火不容,这都是因为容六的养母。所以,我不想让儿子变成第二个容六。回国后,付云腾和微微都有简单地说过当年的一些真相,我自己也能猜到全部的实情,就差他亲口告诉我。只是,我们不结婚和当年的真相并无关系。”

    “既然你知道当年的事情是误会,为什么还要揪着不放,当年你不是在我面前那么勇敢地告诉过我,你喜欢他。”容老十分不解。

    “容六什么都不记得了。”陆瑶说,“我再喜欢他又有什么用,我不是当年的小女孩,喜欢一个人可以永不言悔地付出,我也想得到他的爱情。老爷子,结不结婚,我们两人真的会考虑清楚。”

    “口是心非,我真搞不懂你们年轻人的心思,喜欢就拿下,不喜欢就滚远点,郎有情妹有意竟然磨磨蹭蹭,简直丢人,连喜欢一个人都不敢说,非要吊着,你不开口我也不开口大家都在作死。”

    陆瑶,“……”

    老爷子,你好潮啊,如今流行的词汇也能用,实在是太潮流不解释。只不过,这老爷子吐槽吐槽也真的吐槽到了点子上,他们如今的确有这样的问題,并且这问題还挺严重的,大家对感情都沒那么干脆了。

    像是7年前,多干脆啊,喜欢就是喜欢,她都敢当着容六的面说,如今为什么反而不敢了呢。她自己也很疑惑。

    “总之,我的意思你也收到了,今早结婚,别给我磨磨蹭蹭的,我就不信容六不喜欢你还天天往你那边跑,相信我,儿子对他的吸引力沒那么大。”容老爷子说道,“再让我孙子被人叫成私生子,你们想结婚我也不允许。”

    陆瑶默,这是逼婚的节奏吗。

    “这是逼婚的节奏吗。”陆瑶心中简直是一万只草泥马飞奔而过,容老爷子瞪着他理直气壮地说,“我这就是逼婚,所以你们最好给我利落一点,别这么磨蹭,我要最短时间内举办一场婚礼。”

    他想了想又补了一句,“我不想我孙子和容六有一样的经历。”

    虽然从來沒说过,却是他这辈子最大的遗憾。

    陆瑶更炯炯有神了,这硬的不行软的來,不管怎么來都是要他们结婚,竟然连苦肉计都出來,这也太夸张了。

    只不过,她这心软是怎么回事。莫非是逼婚成功了。陆瑶头疼地看着老爷子,她觉得一个成年人拒绝小孩子的要求的确有点困难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了。”陆瑶轻笑一声,淡淡说道,“这件事情我们会尽快解决好,等容六处理好陈家的事情,陈韵如那边我一点消息也收不到,最近也很平静,我也怕节外生枝。”

    “你不需要担心,过不了一个礼拜,有好戏看。”容老爷子冷冷一笑,“自己是什么货色也不看,竟然敢惹上容六,吃饱了撑着沒事做。”

    陆瑶一笑,陈家的事情她的确也不怎么关注,最近都是养伤,只是,她心里也隐约清楚,陈家撑不了多久,就算睿睿不帮容六,解决陈家也不成问題,更别说有儿子帮忙,更是易如反掌。

    老爷子临走前,别有深意地看了她一眼,“当年我嫌弃你有我自己的理由,你的确还不够资格当上容家的当家主母,如今嘛,勉勉强强,哼。”

    老爷子很嚣张地走了,陆瑶哭笑不得,这分明是夸她的话,为什么听起來就这么别扭呢。简直无语了,这让人有点郁闷,同时也有点欣慰,她算是被老爷子肯定了吧,其实,嫁给容六是一件非常幸福的事情。容夫人很好相处,并且对让容六很好,人又明白事理,老爷子性格别扭一点也沒什么恶意,只要她心宽就沒问題,其他的一切都不成问題,主要的问題就是容六的态度。

    这人比7年前,更不好琢磨了。

    刚这么一想,容六的电话就到了,“你怎么沒在家。”

    “你去我家了。”陆瑶颇有点意外,沉默片刻,“我在外面和老爷子吃饭,他刚走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老爷子。”容六顿有一种不好的预感。

    “你家的老爷子。”陆瑶哭笑不得地说,除了他家的老爷子,还有谁家的老爷子,听容六的语气,估计也是猜出來了。

    点蜡。。

    “他找你干什么。”容六一下子就暴躁了,老爷子无缘无故找陆瑶做什么,真是闲着沒事做蛋疼是吧,回头又该吵架了。

    “也沒什么,就是聊了一点睿睿的事情。”陆瑶淡淡说道,微笑说道,“你别这么激动好吗,老爷子不像你说的那么难相处,至少我们相处得很好,一点问題都沒有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么说是我难相处了。”

    “哦,这是你说的,我可什么都沒说。”陆瑶笑说道,“你去我家做什么。”

    容六原本想要嘲讽几句,突然顿了一下,淡淡说,“沒什么,过來找你吃饭。”

    “你真是闲的。”陆瑶说道,“你吃过了吗。來半岛吧,离你公司也近,过來一起吃吧。”

    “老头子在场,我倒胃口。”

    “他走了,别傲娇,快过來。”陆瑶哭笑不得,她吃得也不多,只是几片蔬菜叶子罢了,容六过來再吃一点东西。他果然沒在说什么,挂了电话就过來,陆瑶根据容六的口味点了他喜欢吃的,顺便自己也点了牛排,服务员看她的眼光都不对劲了,陆瑶默。她这是连续吃的节奏。

    她交代得很清楚,所以厨房算准了时间上菜,容六到了一分钟,开胃酒和前菜就上來了,陆瑶忍不住吐槽一件事,“你家老头请我吃饭,沒付钱就走了。”

    容六,“这么丢脸的事情不要和我说。”

    陆瑶大笑,若是点餐的时候她想起來,她几乎忘了这件事,若是她也走了被服务员留下來付钱,那就丢人丢大了。

    “老头子真的沒说什么。”容六问。

    “你担心什么,怕他说你的坏话吗。”陆瑶轻笑,这对父子肯定都是阴谋论下长大的孩子,心里都很阴暗,容六冷哼一声,沉着脸吃东西,跑上跑下,他确实是饿了,主菜好不容易上來,两人点的都是一样的,陆瑶自己吃不完,切了一半牛排给他,容六看着很瘦,其实脱衣服肌肉特别好,肉都长在该长的地方了,
(←快捷键) <<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>> (快捷键→)
YBFZGJC